美国新任驻联合国大使:复制《纸牌屋》上位路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24 22:06
  • 人已阅读

国内各民族和睦相处 从明代话本小说可见,中国境内多民族聚居,总体上相处融洽。即使民族矛盾比较尖锐的宋代,汉族除与辽、金交战之余亦能和平共处。《二刻拍案惊奇》卷二《小道人一着饶天下》反映了宋朝与契丹族建立的政权和平相处的情景,辽国占据地理位置优越的燕山,号称天府之国。宋朝称呼辽为北朝,互相结成兄弟之国。《警世通言》第二十三卷《乐小舍拚生觅偶》描写南宋时宋、金和好的景象。南北讲和,金国使臣高景山到南宋友好访问,高景山善长文章,朝廷派翰林范学士陪伴他。8月18日在城外江边亭子上大摆筵宴,张灯结彩,款待高景山观赏钱塘江大潮。官方可以讲和,民间百姓亦友好往来,《小道人一着饶天下》描写北宋的周国能棋艺出众,到辽国寻找国手下棋,他凭借高超棋艺赢得大家尊敬,并且在众人帮助下娶了辽国美貌国师,从此周国能留在辽国教棋,并把父母接到身边尽孝。 各民族长期交往,因此在文化、风俗方面相互影响。《小道人一着饶天下》描写中原文化对辽的影响,石敬瑭把燕、云一十六州让给契丹,一百年间契丹逐渐接受了中原文化。如少数民族的头领称单于、可汗、赞普、郎主等,辽国受中原影响则称帝称宗,官员的大部分官职名称也参照宋朝的称谓。在中原文化的影响下,契丹在“衣冠文物,百工技艺”等方面与中原没有什么区别。《西湖二集》第十九卷《侠女散财殉节》描写元朝蒙古族入主中原之后,长期在中原生活,深受中原习俗的影响。 古代,汉族自以为先进表现出优越感,对于异己的文化、习俗抱着轻视的态度,视边远地区为蛮荒之地。《喻世明言》第十九卷《杨谦之客舫遇侠僧》描写安庄县位置偏僻,荒山野岭,当地人“好蛊毒战斗,不知礼义文字,事鬼信神,俗尚妖法”。《醒世恒言》第三十九卷《汪大尹火焚宝莲寺》描写广西南宁府永淳县“土俗慓悍,最为难治”。《型世言》第八回《矢智终成智》描写程君楫授四川岳池县教谕,当时岳池县文化落后,程君楫认为其中原因是战乱平息不久,加上这里长期受少数民族影响尚武轻文,因此当地生员不重视文化。《型世言》第十四回《千秋盟友谊》描写滦州当地人不懂汉语,不认识汉字,不尊师重教。《型世言》第二十回《不乱坐怀终友托》描写广西土著“贪财好杀”。《西湖二集》第三十二卷《薰莸不同器》描写许敬宗贪财,把女儿嫁给酋长冯盎之子,遭到同僚弹劾,理由是大臣不应该与外族通婚,在婚姻问题上看重财产,不是汉族的传统,许敬宗多收聘礼会被外族轻视,不利于朝廷统治边远地区。 其他民族对汉族的风俗习惯也有偏见。《千秋盟友谊》反映了蒙古族对汉族装扮的蔑视,忽雷的妻子讨厌卢馨兰的发型和小脚,强迫卢小姐梳小辫、打赤脚。她不喜欢卢小姐“三柳梳头”,“定要把来分做十来路,打细细辫儿披在头上”,看不惯卢小姐“一双小小金莲”,“缠得尖尖的”,下令“解去”,在她的威慑下卢小姐只得披着头发、赤着脚,在厨房里做粗活。 各民族之间的差异没有优劣、贵贱之分,恰如童恩正所说,“不同的人类集团居住在如此不同的生态条件之中,其生产方式、社会制度、宗教信仰、风俗习惯自然会表现出显著的差异。” 二、国内民族间的矛盾纷争 国内各民族之间和睦相处的同时也难免矛盾纷争,明代话本小说反映了古代各民族之间的冲突。“从宏观的角度看,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之间,一直是在和平与暴力的交互式交往中发展的。”从唐到明这类冲突从未间断。唐代有渤海国、吐蕃、安南、突厥等叛乱,《醒世恒言》第五卷《大树坡义虎送亲》描写大唐天宝年间安南造反,朝廷到处招募士兵,福州漳浦县奉节度使文牒四处张贴榜文,勤自励和几个伙伴去当兵,出征安南,因为立功他成为都督哥舒翰帐下虞候,并获得哥舒翰所佩宝剑作为奖赏,勤自励感恩戴德更加卖力。三年之后吐番入侵,勤自励又跟随哥舒翰出兵征讨。宋代有辽、金、宋的对抗,明有鞑靼、满族、苗族等造反,如《型世言》第二十四回《飞檄成功离唇齿》所述,当时与中央政府对抗的有西北、东北、西南的酋长,他们杀了巡抚、总兵,攻城掠地,掌管地方,其中“西南土官最桀骜,致大兴师动众的,是播州杨应龙,还有思恩府岑?、田州府岑猛,这几个都因谋反被诛。” 冲突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,使国家倾覆、人民离散。《警世通言》第十二卷《范鳅儿双镜重圆》描写北宋末年汴京失守,当时汴京的百姓惧怕金人,都跟随康王南渡,一路上被金兵追赶,战火中东逃西躲,无数人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。金兵渡河,杭州一带也受到重创。《初刻拍案惊奇》卷二《姚滴珠避羞惹羞》头回描写靖康年间金人围困汴梁,徽、钦二帝被掳到北方,后妃公主被抢走并遭受凌辱。《喻世明言》第二十四卷《杨思温燕山逢故人》描写北宋末年的战乱导致韩思厚夫妻死别。汉族百姓在民族战争中处境尤为艰难,《喻世明言》第八卷《吴保安弃家赎友》描写云南少数民族造反,把掳掠的汉人分给各洞头目当奴隶,他们为主人砍柴割草、喂马放羊,主人不想要了就转卖他人。他们被折磨得生不如死,但被主人严加看守,又求死不得。 从明代话本小说可见,民族之间产生矛盾的原因复杂,统治者根据情况采取多种方式解决冲突。 (一)冲突原因 有的是汉族统治者腐败,政权衰落,其他民族崛起,意欲统治天下。在《型世言》第十七回《逃阴山运智南还》中,作者分析明朝衰弱、满族强盛、辽东失陷的原因时认为,辽东失陷不是因为努尔哈赤兵强马壮、骁勇善战,也不是因为孙得功诡计多端,主要是因为明朝将领不能和衷共济,文武不能齐心协力,京官与边将不能同心同德。如果将士团结一心,精心谋划之后再出兵,就不会丧师失地。《范鳅儿双镜重圆》描写宣和时期朝政腐败、奸佞专权,导致靖康之耻,金兵攻占汴京掳徽、钦二帝北去。 有的是统治者为统一天下而发动战争,《薰莸不同器》描写唐初征服边远地区的情景。唐太宗派遣大将李靖把颉利可汗抓到长安,从此阴山北至大漠所有的边疆地区都归顺了。唐太宗大喜,请李渊在未央宫摆酒,命颉利可汗跳舞、酋长冯智戴咏诗助兴,为天下统一而庆贺。《西湖二集》第三十一卷《忠孝萃一门》描写朱元璋统一天下时征服云南的情景,傅友德统领30万雄兵征讨云南,命都督胡海洋、郭英、陈桓率五万精兵从四川永宁向乌撒进发,傅友德领大军浩浩荡荡从辰、沅、贵州向云南进发,进攻普定时活捉了酋长安瓒罗鬼,当地人慑于明军的威势,望风投降。傅友德一举攻破普安,势如破竹,直抵曲靖。 有的是地方官欺压其他民族而引发冲突,《西湖二集》第十八卷《商文毅决胜擒满四》反映了这一现象。陕西固原的蒙古族土官满四聚众造反,原因是都指挥刘清、守备指挥冯杰二人不仅剥削士兵,而且向当地蒙古族百姓勒索财物,当地人对他们恨之入骨,满四因此纠集数千人屯据于石城山造反。 有的是统治者调整政策,少数民族的利益受到损害,因此产生不满情绪,对抗中央政府。《吴保安弃家赎友》描写武则天称帝,为了收买人心,对云南各地的少数民族格外优待,每年一次小犒赏,三年一次大犒赏。李隆基当皇帝时取消了这些优惠政策,导致当地人造反,侵扰其他州县。正如陈育宁在《民族史学概论》中所说,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民族之间在政治上的战与和,一般都是为了达到经济上的联系和依赖。” 有的是一些民族恃强挑衅,导致矛盾。《李谪仙醉草吓蛮书》描写渤海国向唐玄宗下国书,提出割让高丽,理由是唐朝拥有高丽后离渤海国太近,边境纷争不断,对此渤海国难以忍受,要求将高丽176城都让给渤海国。如果答应这个条件,渤海国就送给唐朝“太白山之菟,南海之昆布,栅城之鼓,扶馀之鹿,颉之豕,率宾之马,沃州之绵,湄沱河之鲫,九都之李,乐游之梨。”如果不答应渤海国就起兵攻打唐朝。 (二)解决方式 当政权强盛时,统治者主要采取武力征讨的方式来平息民族矛盾。《喻世明言》第五卷《穷马周遭际卖媪》描写突厥反叛,唐太宗派遣四大总管出兵征剿,命马周拟定讨伐突厥的策略。《商文毅决胜擒满四》描写满四造反,朝廷派刘清领兵镇压,刘清大败而逃。于是,陕西镇巡抚又派都指挥邢端、申澄率领各卫军兵与其作战,满四大获全胜。《警世通言》第三十四卷《王娇鸾百年长恨》描写天顺初年广西苗族造反,朝廷调兵征剿。 有时智斗与武力相结合,以瓦解反抗势力。《飞檄成功离唇齿》描写田州府土官岑猛不听朝廷调遣,策划谋反,官府征剿岑猛。为了断绝其外援,沈参将利用岑猛与岳父岑璋的矛盾,采取离间计,劝说岑璋诱骗岑猛落入官军埋伏将功折罪,岑璋痛恨岑猛虐待女儿侮慢自己,于是与沈参将配合活捉了岑猛。 有时借助对神灵的迷信阻吓挑衅者。在《李谪仙醉草吓蛮书》中渤海国威胁唐太宗割地,李白的一封国书平息了渤海国的嚣张气焰。原因是渤海国国王看了李白写的国书后大惊,认为唐朝有神仙相助难以战胜,于是写了降表,愿意年年进贡、岁岁朝拜。 有时采用劝解讲和的方式化解民族矛盾。《警世通言》第六卷《俞仲举题诗遇上皇》描写巴蜀开通与西南各民族的通道,因劳役繁重扰害当地百姓而导致冲突,汉武帝闻知大怒,命司马相如作通告巴蜀的声讨文章,拜他为中郎将,持节前往巴蜀,并赋予他先斩后奏的权力。司马相如辞别天子离开长安,一路驾乘驿马疾行,到巴蜀后司马相如积极劝解调停,最终与当地百姓达成和解。 政权衰落时主要采取赔款方式求和。《姚滴珠避羞惹羞》头回描述高宗母亲韦贤妃被金兵俘虏,于是南宋年年花费大量财宝请求赎人,经过一番努力最终达成议和条件。 综上所述,国内各民族之间虽然存在种种矛盾,但以相互尊重、和平共处为主。民族之间的关系复杂,既有融洽和睦之时亦有兵戎相见之际,摒弃偏见、相互尊重、共同发展是处理民族之间关系的最佳方式。 明代话本小说所展现的国家关系 没有了